来自 顺发彩票登录 2018-11-22 17:42 的文章

太阳神殿就来了这么区区几十个人能翻出什么浪

这和平日里苏锐的严格训练有着极大的关系!
 
    在太阳神殿训练场,苏锐已经把华夏军中的某个著名口号用最醒目的字体印出来,贴在了墙上!
 
    平时多流汗,战时少流血!
 
    “除了不能战斗的,其他人全部跟我走。”
 
    苏锐淡淡的说道。
 
    他并没有任何的鼓动,也没有喊任何的口号,然而,他简单的话,却让太阳神殿成员的心里面满是激情。
 
    这是他们的精神领袖。
 
    十二神卫并没有全部到场,还留下一部分在西方的大本营驻守,但是,苏锐相信,以他手头的这些力量,绝对可以出色完成接下来的任务!
 
    “跟我走。”苏锐眯着眼睛说道:“直捣黄龙。”
 
    直捣黄龙!
 
    这四个字让那些太阳神殿精英们的疲惫感觉瞬间消失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在某个隐藏在山间的营地之中,此时正是灯火通明。
 
    在某个大厅里面,竖着几根柱子,其中的一个柱子上捆着人。
 
    被捆者正是夜莺。
 
    她几乎已经被五花大绑,牢牢的捆在柱子上面,手上脚上也都有手铐,看起来根本无法挣脱。
 
    她的俏脸上有着些许灰尘,衣服也划破了几道口子,但是夜莺的眼神却依旧冷冽而凌厉。
 
    “你不服气吗?”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正坐在夜莺的对面,他身穿着一身制式军装,脚蹬战斗长靴,看起来有种很洒脱的味道。
 
    这个男人微微发福,但绝对算不上胖,而且浑身上下都流露出一种隐而不发的上位者气质。
 
    夜莺冷冷的看着他,一言不发。
 
    “当然,我承认你的身手很高,如果不是连续布置了好几个陷阱,我想我也抓不住你。”这墨镜男呵呵笑着,语气之中带着一丝得意的味道。
 
    夜莺其实是被人引出樊海珏的大本营的。
 
    在樊海珏来到房间里面找苏锐的时候,她便在外面转悠,可是发现营地里面有两个身影鬼鬼祟祟的,当他们看到夜莺的时候,便飞一般的逃遁了,几乎眨眼之间就冲出了大门。
 
    这逃跑的速度简直让人咋舌。
 
    而夜莺的速度其实已经很快了,她冲出去之后,却花了很长的时间都没有追上对方。
 
    夜莺的眼睛里面是揉不得沙子的,既然已经出来了,不抓住敌人也就不可能回头。
 
    那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拥有这么快的速度,极有可能是来针对苏锐的。
 
    然而,对方不仅速度很快,而且还非常狡猾,夜莺花了好大的工夫,才迫近了距离。
 
    就在她快要抓住对方的时候,其中一人忽然往地上扔了一颗摸样怪异的瓶子。
 
    当这个瓶子落地的时候,立刻轰然爆碎,然后一股非常浓烈的黄烟便已经骤然升腾起来了!
 
    这股黄烟钻进了夜莺的鼻孔,让后者立刻感觉到天旋地转!
 
    当她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已经被绑在这儿了!
 
    “无耻。”夜莺冷冷的说道。
 
    她的目光之中满是寒意,和她对视一眼,都会觉得自己的体温下降几度。
 
    “真是个有个性的姑娘啊。”墨镜男继续冷笑道:“我承认我无耻,可那又怎样?这里是金三角,要是没有点手段的话,我怎么可能混到现在的位置?你太单纯了,太简单了,这样的性格,我罗达能玩死你一百次。”
 
    原来,这个墨镜男就是整个金三角仅次于昝步青的大毒枭,罗达!他的势力人数虽然不如昝步青一方,但名气并不弱!
 
    这家伙说他下午遭受了袭击,看来根本就是假的!
 
    “没心机的人在金三角是不能混下去的,也不知道阿波罗为什么要带你来,看来,他也是个脑抽的家伙,真以为西方黑暗世界那一套放在这里就能行得通了吗?”墨镜男的脸上出现了嘲讽的神情,他点燃了一根雪茄,优哉游哉的抽了一口:“来到这里,是龙就给我盘着,是虎就给我卧着,要是敢张牙舞爪,我就砍断他的脖子!”
 
    “痴人说梦。”夜莺冷冷的给出了评价:“真是个自大狂。”
 
    “自大狂?对,这没毛病。”罗达嘲讽的说道:“这里不是西方黑暗世界,太阳神的名头根本别想镇住我,对于我而言,阿波罗也和一个普通人没什么两样,想要搞死他,太容易了。”
 
    夜莺不吭声了,她在这一点上真的没什么发言权,一招未发,就被敌人给弄的晕过去了,她就算武功再高也发挥不出来了。
 
    在金三角的深山老林里面,最恐怖的永远不是野兽,而是人心。
 
    夜莺此刻算是深深的认识到了这一点。
 
    其实,这次的经历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大的坏事,没有什么比这次的教训更加的深刻了,就算苏锐不说,夜莺从今以后也会留个心眼。
 
    当然,这一切的前提是——她能被顺利的解救出来!
 
    “你还指望阿波罗能救你吗?”罗达咬着雪茄笑起来:“他已经自身难保了,逃跑都来不及,还谈何救你呢?”
 
    听到阿波罗可能遭受危险,夜莺的目光更加冷冽了。
 
    “当然,我刚刚给阿波罗打电话的时候,你应该也都听到了。”罗达嘲讽的笑道:“他就算再厉害,也会湮灭在我的人海战术之中,而且那些佣兵团可都是身经百战,比我手下的那些乌合之众要强大的多。”
 
    夜莺盯着对方,不讲话。
 
    “我希望你能明白的是,这已经不是个孤胆英雄的时代了,太阳神殿就来了这么区区几十个人,能翻出什么浪花?我真不知道他们是太自大了,还是太看不起金三角这块土地了!”
 
    夜莺冷冷说道:“本来就是看不起你们,这不需要掩饰。”
 
    “好直接的妞儿。”罗达嘲讽的说道:“可是,自大并不是好事,这终究会让你们付出惨痛的代价的,比如……生命。”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罗达摊了摊手:“我有的是钱,我有富可敌国的财富,我用这些钱能买无数个佣兵团,而这一点,你们太阳神殿恐怕根本比不了。”
 
    说完,他便张狂的大笑了起来!
 
    而这个时候,大厅的门被敲响了,一个守卫探进头来:“将军,我们把人给您带来了。”
 
    “很好。”罗达非常满意,打了个响指:“带进来吧,今天晚上真是要满室春色了。”
 
    于是,戴着手铐的樊海珏被押了进来!
 
    夜莺见此,大感意外!
 
    她万万没想到,樊海珏竟然也被捕了!这个罗达的胃口可真够大的!
 
    她看着罗达,目光之中一片冰冷:“罗达,你这个小人!”
 
    “我是小人,你是美人,小人总是配女人,这有什么问题吗?”罗达走到了樊海珏的身边,轻轻的捏起了她的下巴,说道:“你还是要乖乖配合一点,不然,你就是我的女人了。”
 
    说着,他哈哈大笑,眼睛里面满是占有的欲望!